蔓荆子

欢迎点开这个主页!
这里罂戚

【叫轩哥也行♥
确认过眼神,没有cp洁癖
不定期产粮,各种
【我开学要弧三百天啊啊啊啊啊啊】

【七柒】异体同心

   ●武侠
   ●刀糖混合物【?】
   ●没有车,2.5k

    山雨还在不停滴滴答答下着。

    七肩上扛着柒,凭着几十年熟悉的感觉在崎岖蜿蜒的小路上走过。后者意识有些模糊,但嘴里不停念叨着的是他的名字:伍六七。

    轻轻侧脸抵上那人额头感受了下温度。嗯,还是微微有些滚烫。即使是昔日的天下第一刺客,面对着牢狱中的非人虐待,和好不容易出来却偏偏赶上的连阴雨,身上的伤口发炎后,也有些要扛不住了。

    温度低得要死。

    他带出来的一件裘衣披在柒肩上。发烧的人不能着凉,特别还是这种身上有伤的。不久他走进一座亭子,甩了甩麻木僵硬的手,顺便哈了口气暖了暖。坐下一刻钟不到,又揽起柒马不停蹄地继续赶路。

    七本是京城第一琴师,几年前因为一次意外指骨断裂。虽说还能演奏,但一拨弄琴弦,痛觉就从指尖一路蔓延逼向大脑。不得已,只好将琴封存起来,隐居于此地。然而,即便如此,他平时对这双手也爱惜不已。而他此时竟然不顾生冻疮的危险,伸手揽一个恶名昭彰的刺客界大佬。这要放在平日里,怎么看这两人也扯不上一点关系。

     柒因为发烧,呼出的气体稍加温热,恰好这个姿势打在他后脖颈上,有些痒。而被裹着的身躯也源源不断传递热能。柒似乎成了天地间唯一的温度。这样想着,又轻巧绕过一片泥潭。

    七这一生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彷徨,只有一瞬间用来成长。如果说迄今为止做过一件最后悔的事,就是五年前离开柒让他独自闯荡。说来也奇怪,他们本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,却因为异体同心被命运生生绑在一起。就连七的成长,也是意识到他和这个人,没法分开了。

    从狱卒手中抢人的体验十分不好,一套程序走下来逼得七这样性子温和的人都有提刀砍人的冲动。但幸好,人是捞出来了。只是出来的时候只剩一口气吊着没死。

    再翻过一道小土丘就到了竹舍,也是七暂住的地方。

    把人安顿好后,他依旧没敢歇着,去侧房抓了一把药材支锅煎了起来。不多时,锅里便冒出阵阵白烟荡漾在屋里。淡淡的药香、血腥味、还有山中特有的清香混在一起,闻起来却意外地没有那么难受,混杂着外面的雨声,反而有些江湖的味道。

    他拿起蒲扇晃动,火苗一下下跳动,似乎变得更亮了些。他盯着那堆火苗,微微愣神。

    想来当初分别那日,也是在一堆篝火前。两人喝酒喝到火焰几乎要灭,就连天也开始泛起鱼肚白。柒招架不住先行睡了过去,他看着,冷静踩灭火星,借酒力晃悠走了。当时确实没想到柒会去加入刺客这一行,更没想到他一路杀上首席的位置。然而当时他听闻这消息时,只是微微一笑,继续钩指拨弄琴弦。柒当他的首席刺客,和他混在尘世中风雅一生有何关系。

    他天真地以为异体同心只要断了关系就不起作用了。

    只是,神的杰作怎么可能会被人力改变。柒受的伤,痛觉每次都不落分毫全部塞进他体内。而他的仇家不知道发什么疯竟一路找到了七,顺便,手指也是那时断的。那老板念旧情,给他寻了处僻静之地,还好心搭了竹屋,但显然,琴是没法再碰了。

    估计是什么重要的战役被这边影响到了,没过两天,他上集市就听到首席刺客入狱的消息。而从那时起,他的心脏经常就会会猛然紧缩一下,虽然在他身上没有伤口,但以那痛觉来看,柒那边情况不会太好。

    ... ...

    去他妈的异体同心。他想通了,忍不住骂了句脏话。行李就几件衣服,两分钟就收拾好了,他把这几年赚的银子全部带上,打算拼了命也要把柒带回来。

    而现在人就在他身边。七抬头仔细端详,面部比几年前成熟了,但身材看起来却不那么魁梧,身上还到处是伤,新旧都有。“啧,小混蛋在外面这些年都干了什么啊! ! !”他声音有些闷,似乎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。但即使这样说着,也还是忍不住心疼。或者说,怎么可能不心疼。

    药的效果很好,柒第二天中午便悠悠转醒。睁眼的时候七正坐在旁边翻一本琴谱,见他醒来,微微偏头冲他一笑:“我又把你捡回来了一次。”柒看着他,有些茫然。愤怒、委屈、欣喜、怨仇一下涌上来使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但下一秒所有的情绪都转化到手上,他狠狠朝那人拍了一巴掌,打得七呲牙咧嘴,正打算一巴掌拍回来,对面的人却失重跌倒在他怀里,并且死死扯住衣角,不肯松手。

    七怔了下,叹了口气环住他:“好啦好啦,到家了。”雨后初晴,光线透过叶子撒入屋内,把一切都照得似乎在发光。暗淡了刀光剑影,远去了鼓角铮鸣。时间都像被定格在这一刻。如果他们当初一开始就这样呆着,好像也不错。只是可惜两人都没有选这条路罢了。... ...那么,以后,以后吧,呆在这里,只有两个人。

    江湖也不过少了两人,一个第一琴师,一个第一刺客。

    ... ...

    ... ...

    说实话,山里呆着除了有些无聊其他都蛮好的。只是最近天下有点不太平,他们住在这地方也能听说到江湖上的传言。说什么皇帝驾崩啦,小皇子登基啦,大臣又双叒叕造反啦... ...反正不是江湖中人,在这喝茶看戏感觉还是不错的,当然,排除柒时不时化身暴躁老哥发个脾气打他一顿。

    但是啊,他们于此时此地,都无比真切地感受到对方存在和意义,甚至来说,他们是世界上靠的最近的两个人了。万物相通,异体同心。这里像是一个世外桃源,隔绝尘世喧嚣。对柒来说,更像一场梦,只不过这个梦,太过安逸了。

    只是好景不长。不知道朝上哪个老家伙发疯,硬是要除掉几年前从狱里被劫走突然销声匿迹的天下第一刺客,总之,江湖上开始掀起一阵腥风血雨,开始大规模找人。本以为这事早已湮埋的七,慌了。

    但两人的住处也终究是暴露了。那天清晨下着蒙蒙细雨,七摘完果子回来路上,碰到几具尸体,他皱了皱眉,踩着满地血迹过去,回他的竹屋,一路上断断续续的都是一片片暗红。他预感有事情发生,而且不太可能是好消息。果然,没一会儿,胸中便突然一哽,这个感觉很熟悉,又稍带一丝陌生... ...是柒在打架受伤时才会有的那种感觉。他瞬间不淡定了,也不管自己是否能帮上忙就往家里狂奔。

    等他到了的时候,柒正好手起刀落收下最后一个人头,他胸前被划了一道口子,不深不浅,正往下淌着血。七过来的一瞬间,他下意识举了刀,等看清人后,才放松下来,缓缓倚着门框坐下。千刃在他身边,已经被染得看不出本色了,雨水冲刷下来的血迹很容易染红一片绿地。

   “我要走了。”他说。七点点头,慌乱地架起他一边胳膊,打算扶他进屋:“先处理好,明天... ...不,我现在收拾东西,咱们立刻就走。”柒却意外地没跟他的动作,甩开他搭在肩上的手:“不是,我一个人走。”他看七的眼睛里似乎带了些血丝:“他们找到人是我。”七盯着他:“哦,所以呢?”柒没说话,静静看着他。七看那双眼睛,似乎多了什么东西,又或者说,什么东西又回来了。他把柒接出来的第一天,他眼里就是现在这样。

    沉默。

   “要走可以,别死外面了。”他说。

   “嗯。”即使两人都知道。

   “唉... ...我先帮你处理好吧。”他又一次试图把柒带进屋。这次柒没有拒绝,莫名乖巧。

    草药的气味溢满狭小的空间,七抹药缠布的动作很慢,也特别严谨,每步错了都要再来一次。但柒丝毫不介意,只是静静看着他,以及周围一切的世外桃源。其实也没什么,他想,不过是梦醒了。

    再慢也终有结束的时候,深知时间耽搁不起的柒没做过多告别,提着一把千刃和钱袋站在屋前,回首望了望紧闭的门,扭头迈步。

    不过没走几步,琴声突然奏了起来,悠悠穿过空气和雨声传到他耳边。曲子不算很悲凉,就普通的送别,但在他听起来却非同寻常。柒以前好奇过为什么七明明有一架琴却从来不动,而当心脏开始传来被针尖戳刺的感觉时,他默默停下脚步,朝着半开的窗户看去,即使什么也没有。琴声还在响,抑扬顿挫,悠然婉转。一直响了一刻钟左右才停。心脏已经麻木了,但被塞住的感觉却放大了无数倍,他抚上胸腔,感受着微弱的共鸣。

    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,抬脚。

    我知道这世界,本如露水般短暂。

    然而,

    然而。









e.g柒哥出去就会死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

哦我终于可以把他们放出来了!!!
感谢组织🌚
【部分姿势参考】

谁主沉浮



因为无差把标签都打上了。
部分姿势参考】

七柒(18)

●女装注意!!!
●来自一个努力爬墙的画手
链接在评论

图层多的想死....
【部分参考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莫名有理

作为一个从不说谎的好孩子【呸】
我超认真的!草稿流!
并不知道画了什么.jpg